高校人才网—国内访问量、信息量领先的高层次人才需求信息平台。
当前位置:高校人才网>求职资讯>就业形势>

2019年,就业形势怎么看

时间:2019年04月17日 作者: 来源: 光明日报

【关注就业问题系列之二·智库答问】

本期嘉宾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蔡昉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莫荣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

 

1.去年实现了比较充分就业,但招聘需求有所收缩

光明智库?#33322;?#24180;《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很多网友关心,当前我国总体的就业形势如何?

蔡昉:在讨论今年的就业形势之前,首先要对2018年的就业情况作一个回顾。去年年末,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4.9%,比2017年年末下降0.1个百分点;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8%,下降0.1个百分点,求人倍率(即岗位需求数与求职人数之比)明?#28304;?#20110;1,岗位数量供大于求。这些都表明当前我国就业是比较充分的。城镇失业率属于自然失业水平,需要有针对性地加强就业公共服务,使劳动力市场的运转更加顺畅,劳动力供求双方实现?#34892;?#30340;匹配。

就业是民生之本。弱势群体和困难家庭通常在就业形势不好的时候受到更大的冲击,而在就业形势好转?#20445;?#20182;们的状况会有明显改善。可见,扩大就业是保障和改善民生最好的手段之一。

要保持就业稳定,就需要从宏观政策层面进行调控,即根据?#20174;?#23601;业状况的统计信号,如失业?#30465;?#27714;人倍?#23454;齲?#37319;取调控手段,明确宏观经济政策实施?#36739;?#21644;力度。如果在劳动力市场上存在结构?#38498;?#25705;?#21015;?#22833;业,也就是自然失业现象,就应该实施积极的就业政策。如果出现与经?#36855;?#38271;波动相关的周期性失业现象,则需要实施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38498;?#35266;经济给予一定的需求侧刺激,使失业率回归到自然失业率水平。

莫荣:今年《政府工作报告?#20998;?#20986;,2018年城镇新增就业1361万人,调查失业率稳定在5%左?#19994;慕系?#27700;平。近14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实现了比较充分就业。这是在经济放缓、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增加、产业结构调整处于攻关期的情况下取得的,实属不易。

就业优先政策首次被置于宏观政策层面,与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并?#24418;?#23439;观调控三大政策,产业、财税、金融、贸易、教育、社保等政策围绕就业综合发力,体现了党和国家对就业问题的高度重视。

曾湘泉: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发布的CIER?#29976;?#20013;国就业市场景气?#29976;?#26174;示,2018年全年CIER?#29976;?#22788;于2.03的较高水平。当?#29976;?#22823;于1?#20445;?#34920;明就业市场中劳动力需求多于供给,?#29976;?#36234;大表明就业市场景气程度越高,就业信心越足。?#29976;?#34920;明,2018年我国就业形势总体稳定。

不过,就业市场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由智联招聘提供的网络招聘大数据分析表明,2018年就业市场的招聘需求较2017年整体需求下降13%。其?#26657;?#20114;联网和金融行业表现?#20219;?#31361;出,分别下降50%38%2019年最新数据显示,第1季度需求同比上升2.50%,而供给同比上升16.70%2?#36335;?#20379;给大幅度增加60.48%,造成CIER?#29976;?#21516;比下降为1.68。尽管招工难问题在我国部分地区和行业中依然存在,但整体就业市场招聘需求收缩已成为客观事实。

2.看区域看行业看群体:分类研?#23567;?#23545;症施治

光明智库:按照不同区域、行业、群体分类,就业形势分别呈现怎样的特点,各存在什么问题?

蔡昉:?#28304;?#33258;然失业问题,关键是要?#26131;?#19981;同地区问题特点、细致认清三大产业就业趋势、分类研判不同人群的就业困难,对症施治。

从地区来看,东部地区处于制造业优化升级的发展阶段,自动化、人工智能等技术更新较快,自然“挤”掉了一部分岗位。沿海地区能否留住农民工,事关民生就业与经济发展。?#24418;?#37096;地区承接了大量劳动密集型产业,用工规模较大,需要特别警惕外需受到冲击后可能产生的周期性失业问题。在承接产业转移的过?#35752;校形?#37096;地区要注重同步推动城镇化,为服务业的发展扩大空间。东北地区处在传统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时期,结构?#38498;?#25705;?#21015;?#22833;业问题比较大,人才外流也比较?#29616;兀?#38656;要推动第三产业和新兴业态的发展,着重加强公共就业服务。

从产业来看,我国农业劳动力比重偏高,需要加快向非农产业转移的步伐。?#24179;?#25143;籍制度改革,是保障劳动力供给和农民工就业稳定性的重要举措。第二产业面临着剧?#19994;?#32467;构调整,既要防?#20849;?#19994;比重过快下降,又要特别注意提升劳动力素质,降低自然失业?#30465;?#31532;三产业作为重要“蓄水池”,吸纳从制造业?#39034;?#30340;劳动力,要保持其?#20013;?#21457;展势头,保障就业渠道畅通。

从人群来看,农民工、大学毕业生、退役军人受多重主客观因素叠加的影响,会在一定程度上面临就业难题。但他们具有年龄优势,善于学习新技能,是未来劳动主力军,可实施公共就业服务帮扶政策,帮助其早日走上理想的工作岗位。

曾湘泉:按照东?#24418;?#19977;大区域的划分,东部地区CIER?#29976;?#36739;高,中?#30475;?#20043;,西部?#31995;汀?/span>2018年第4季度,东部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劳动力需求旺盛,CIER?#29976;?#22343;超过2。同期,包括哈尔滨、长春、沈阳和大连等在内的东北城?#26657;?/span>CIER?#29976;?#22810;数处于1以下。到2019年第1季度,东北地区CIER?#29976;?#38477;至0.53,就业市场形势较严峻。另外,受城市功能疏解、去产能等政策的影响,京津冀地区CIER?#29976;?#22788;于1之下。

近年来,不同行业间的就业景气程度呈现两极分化现象。比如,互联网行业就业景气?#29976;?#22312;2017年第3季度曾达12.6的高峰水平。自2018年第1季度以来该行业热度明显下降,在2019年第1季度降至3.08,不过?#28304;?#20110;高位。而能源、矿产、造?#38477;?#20256;统制造产业,CIER?#29976;?#36817;年来一直处于0.5以下的?#31995;?#27700;平。

结构性矛盾在不同群体间有所不同。农民工数量庞大,受教育程度普遍?#31995;停?/span>40周岁以上女性、50周岁以上?#34892;?#19979;岗再就业群体,知识结构与市场需求有较大差距;大学生人数众多,技能不足是明显短板;转业军人的专业技能与其他群体相比并?#24509;加?#21183;,如何创新退役军人安置模式,值?#33945;?#20837;?#25945;幀?/span>

莫荣:以农民工和城市“漂族”为代表的劳动者,在城乡之间、行业之间频繁流动,就业稳定性不高,职业发展空间狭窄,降低了就业质量。另外,就业扶贫任务仍十分繁重,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中有劳动能力、未实现就业的情况较多,大龄低技能劳动者就业难问题也?#20013;?#23384;在。

 

3.“用工荒”“就业难”并存?#27801;?#24577;:需提高供求双方匹配程度

光明智库:就业市场上“用工荒”与“就业难”共存的怪象连续多年引发网友关注。这?#32622;?#30462;是如何产生的?

蔡昉:准确地说,“用工荒”和“就业难”并不是同时存在的两种分割现象,而是同一个现象的两种表现,目前已经成为劳动力市场?#31995;?#24120;态。企业有用工需求,劳动者有就业愿望,而中间有两个因素阻断了供求双方,使其匹配起来有困?#36873;?#19968;是结构性因素。劳动力市场虽然存在空?#20445;?#20294;求职者的技能与岗位需求不适应,劳动者需经培训才能实现人岗匹配,在这?#38382;?#38388;里,他们处于结构性失业状态。二是摩?#21015;?#22240;素。由于信息传递不畅通和市场功能的局限,劳动者与岗位之间的衔接有时间?#31995;?#28382;后,这些人则处于摩?#21015;?#22833;业状态。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实施积极就业政策,提高供求双方匹配程度的原因。

从时间角度看,可以预计?#34892;?#23703;位会逐渐消失,另一些岗位会被创造出来。着眼于长远,综合性、通识性的人力资本更具韧?#38498;统?#20037;性。因此,要鼓励潜在的劳动者接受更多通识教育,以获得适应就业形势的技能。

莫荣:当前,我国处于新旧动能转换、技术进步加速的转型阵痛期,适应产业转型升级所需的高层次研发人员、高技能工人和创新型?#26149;?#22411;人才不足,部?#20013;?#25104;长劳动力的实践能力还难以跟上市场变化。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受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放缓、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吸收大量劳动力就业的中小企业面临生产经营困难局面,稳岗压力或进一步加大。

曾湘泉:“用工荒”与“就业难”并存是我国就业市场结构性矛盾的突出表现,其产生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受劳动力供给“滞后效应”的影响,就业市场总体供求发生较大变化。据国家统计局相关数据,自2012年起,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和比重连续7年出现双降,减少了2600余万人。二是高等教育招生人数扩张,并且一些学生的技能难以适应就业要求,“就业难”的压力?#20013;?#19978;升。

 

4.“促改革”与“稳就业”需保持平衡

光明智库:去产能、?#20826;?#26412;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在这个过程中企业会有优胜劣汰,人员会有转岗分流。有网友担忧,这是否会引起大规模失业?如何?#34892;?#21270;解这种冲击?

蔡昉:去产能、降杠杆和处?#23186;?#23608;企业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会带来一定的就业冲击,形成典型的结构?#38498;?#25705;?#21015;?#22833;业现象。如果宏观经济不发生大的周期性波动的话,这种现象不会是大规模的。同?#20445;?#36716;岗人员会在多长时间里处于失业状态,取决于劳动力市场功能和公共就业服务效率,他们在失业期间的生活会受多大影响,则取决于社会政策托底功能的完善程度。

总体而言,改革一方面可以通过改善生产要素的供给和配置,提高潜在经?#36855;?#38271;率,从而达到稳定增长和扩大就业的效果;另一方面要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避免造成大规模就业冲击。?#24179;?#25913;革与稳定就业之间需保持平衡。具体来说,要按照以下原则,利用改革红利把风险降到最低:防范化解风险的改革措施应尽早出台;改革红利最明显的领域率先?#24179;?#22312;改革红利?#26376;?#20986;来的情况下,及时?#24179;?#30456;关领域的其他改革。此外,还要加强和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的托底功能,提前做好?#26723;?#20445;障,确保民生?#21050;?#27491;常运转。

莫荣:要强化对劳动者的培训和再培训,提升他们适应新岗位的能力。建议把职业精神课程纳入政府职业培训?#22266;?#30446;录,政府?#22266;?#30340;职业培训资源要更多向劳动者职业精神和基本职业技能培训等方面倾斜。

曾湘泉:我认为今后不会出现大规模的失业现象。一方面,我国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发生了根本?#21592;?#21270;,劳动力无限供给的时代已经结束。目前,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下降,鼓励更多的人就业、提高劳动参与率成为重要任务。这对再就业困难群体有利好之处;另一方面,随着增加总需求的宏观政策不断推出,就业市场的用人需求会?#20013;?#25193;大。特别是当前和今后一?#38382;?#38388;里,若能切实落实减税降费的力度,人力成本就会下降,这必然有利于企业增加效益,也会遏制企业减员势头,并不断创造更多用人需求。

数据说

2018年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361万人,同比增加10万人;年末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3.8%,降至近年来低位。201812?#36335;?#20840;国城镇调查失业率4.9%,同比下降0.1个百分点。城镇失业人员再就业551万人,就业困难人员实现就业181万人。

(数据来源: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项?#23458;?#38431;:

光明日报全?#25945;?#35760;者:李晓、姚晓丹、成亚倩、蒋新军、王斯敏

实习生?#21644;?#32654;莹

 

来源:

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9-04/17/nw.D110000gmrb_20190417_1-07.htm

 

 

更多资讯!?#38431;?#25195;描?#36335;?#20108;维码关注高校人才网官方微信(微信号:Gaoxiaojob)。

推荐信息
热点信息
新疆今天时时彩开奖号